這坨團子有毒

強迫拆解2

前文戳「圍巾的軸線 1  2  3  4 」、「強迫拆解 1

原著向

注意,內容物有

1.佐良娜、止水、鼬、帶土、卡卡西、黑白絕

2.ooc

3.咱偉大的鳴人君依舊沒上線

4.請無視劇情bug

還有什麼雷點沒標到在下方留言

這是一篇十八歲博人穿越跟老爸搶佐助的故事,也是一篇試圖改變過去所有不幸的故事

==============================

蛇頭。

博人掃了一眼倒在地上十分關鍵的蛇頭,他見過這個景象,那時候自己到底幹了什麼來著?

噢!噢──!

「沒時間解釋了,千萬不能殺宇智波鼬!」博人特別佩服自己的機智,覺得說出這句話的自己絕對帥到掉渣,這是他佐助面前好好展現人格魅力的時候!這次絕對要用迷人而堅毅的眼神說服宇智波佐助:「因為他......。」

千鳥劈哩啪啦斬下來。

「一個一個都這樣,自以為是。」

很好很好,師傅的攻擊開始亂了,格擋起來很容易:「宇智波鼬是接了上層任務才不得不執行──。」

臥曹,失聲了!


蛇頭以奇異的角度向下飛越,博人終於看見「它」除了頭,還連接著以大量「蛇身」聚合為鱗片的蛻皮,橫在房間之中。

「居然還在呀。」身上不帶任何一滴血的佐助。

博人握著自己的脖子,像是大量的胃液嗆在喉間似的,酸地發疼。

來了,傳說中的卡關。

他按住了自己的腦袋,冷靜冷靜,大蛇丸希望他做的事,關於鳴人和佐助之類的,總有什麼關鍵詞彙能擺脫這一幕,必須快點想出來,在短時間之內......。再度睜開眼,水藍色的虹膜綻出堅決,他站起身,故意以低沉又富有警告意味的嗓音說道──

「沒時間解釋了,快點和宇智波鼬聯手去殺宇智波鼬!」


口誤 QAQ


千鳥疾速轟出。

喉嚨痠痛again。

蛇頭飛越again。

「居然還在呀。」again。

這次絕對不能出錯!

「沒時間解釋了,快點和漩渦鳴人聯手去殺宇智波鼬!」

「提那個大白痴做什麼?」千鳥轟出again。

是要怎樣啦!


喉嚨又酸又疼,博人卡關了,博人不開心了,博人有小情緒了。在第四次「居然還在呀。」出現的時候,他想到了一個能讓宇智波佐助暫停的萬能方法,雖然這麼做真的很邪惡,閃亮亮的藍眼睛向前凝望,腮幫子一鼓,嘴唇一翹,可憐兮兮的說道:「我愛你呀我說 QAQ」

暫停下來了。

佐助臉上出現一抹不自在的紅暈:「除了這句話你到底還會什麼,你永遠不會是他。」

「對,我不是他。」博人的聲音帶著落寞,天空藍的眼睛顯得更加無辜:「他只當你是朋友,而我愛著你。」

千鳥!


「居然還在呀。」

第五次了,博人感到絕望,人生第一次正式告白居然就這麼被雷盾無情轟炸了,胸口湧起一股酸澀,心底自嘲自己的作死能力跟老爸同水平、又佩服起佐良娜面對卡關的毅力之後,憤怒地站起身,大吼:「我懶得解釋了!你他媽的不快去宰宇智波鼬!」(內心原句:「我懶得解釋了!你他媽的不準去宰宇智波鼬!」)


等等等等等是口誤!


喉間竄出劇烈疼痛,博人閉上眼睛準備面對第六次「居然還在呀」。

「博人?」佐良娜的聲音。

博人立刻跳起來,慌慌張張的掃過四周,在確定眼前的傢伙真的是佐良娜之後,他按住她的肩膀用力搖晃:「佐良娜,我剛剛闖了禍,現在該怎麼辦?」

「冷靜一點,博人。」

「我叫佐助快去殺宇智波鼬就過關了,怎麼辦?為什麼會這樣?」

佐良娜按住博人的腦袋,強迫他坐在椅子上。

「不用怕,現在是8月2號。」佐良娜指著日曆:「還有機會去救宇智波鼬,如果宇智波鼬真的因為你的一句話就提早被殺,那麼我們大不了再穿越一次。」

博人安靜了下來,手卻顫抖個不停。

如果宇智波鼬就這樣死了再也穿越不回來的話,那怎麼辦?他承受不住,真的承受不住,他會無法跟老師交代的,鼬之死幾乎決定了佐助往後的行為,要是不能阻止的話,那該怎麼辦,他......。


8月3日,博人和佐良娜一大清早就在禁地外面埋伏。

戰鬥也許會提早,只是不知道會多早開始。

天氣有些陰涼,幾乎快下雨的樣子。林子裡有個男人正慢吞吞的散步著,一點都沒有正被追擊的緊張感,他四處晃呀晃,漫不經心地看著自己將來的葬身之地,眼神裡盡是頓空一切的冷靜,帶著些許的期盼與溫柔。

男人閉上眼睛,一股類似於佐助的查克拉緩緩移動過來,下了判斷,應該不是佐助。

會是誰呢?

另一邊,佐良娜和博人朦逼了。

「咱們好像被發現了。」

「總不能撤退吧。」

「我受夠了,難道還要再救第15次?」佐良娜不耐煩,博人能體會她的心情,安慰她道:「硬闖吧,第15次就第15次吧,這關本來就難破。」

話剛落下,他們心心念念的關主就出現在眼前。

不愧是宇智波鼬,氣場很強,一出現就讓空氣凝滯。

「誰?」冷冰冰的語調。

「您好,聽過穿越嗎?」佐良娜心已死,面對第14次的救援行動早就沒有一開始害怕了。

這就是妳對妳大伯的態度?怎麼一開口就有賣保險的架式?博人忍住吐槽,回答道:「我們碰巧迷路了,這裡是私人領地嗎?如果是的話那真是抱歉了,我們要去雷之國,能不能替我們指個路?」

「你是漩渦鳴人的誰?」宇智波鼬瞇起眼睛,博人身上的查克拉暴露了一點身份。

「喔,你說他啊,他是我叔叔的弟弟的表哥的堂姊的兒子,大哥你認識他?」

「那妳是?」

「我是宇智波佐助的女兒。」

博人和鼬朦逼。

「我們宇智波不是有那個啥嗎?時空間忍術,所以說穿越什麼的還是別太意外。」佐良娜滔滔不絕地開始扯起謊,這一點是跟博人學來的:「我們是身負著重要任務來的,您要是死在了這裡,木葉會大亂,會經歷第四次大戰,由幾個宇智波發起的。別擔心不是佐助搞的,是那個日天日地的老祖宗和某個誰也不是的小叔叔以及早就該死在太古時代的外星婆婆。為了阻止他們,你必須活下來,跟我們並肩作戰,為此,我們必須先套好招,詐死再佐助面前,然後佐助成為光明面的英雄,你會成為黑暗面的英雄,你覺得如何?」

一氣呵成行雲流水還不帶任何感情,佐良娜一臉生無可戀,臉上寫著大寫的冷漠。

佐良娜沒告訴博人她在第三次至第六次的救援行動中就是先來跟宇智波鼬套招的,最後都以失敗收場,主要還是輸在漩渦面具。天知道這些草稿她到底背了幾次。

宇智波鼬的寫輪眼勾玉飛速的轉著,他懷疑其真實性,卻又找不出任何說謊的破綻,更何況,那個女孩身上的查克拉......。

「我已經活不久了。」鼬說,佐良娜已經聽了4次這種話。

「我不能為未來的世界效勞了,請離開吧。」

「我不管我不管,我是妳弟弟的女兒耶,大伯你一定不能死,我小時候沒有爸爸在身邊都幻想著有一個大伯能夠照顧我,如果你在這裡沒了,我會很傷心的,我的童年會步上陰影,最後我會走向報復世界的道路,我一定會毀滅世界的嗚嗚嗚嗚嗚。」

這種冷漠的撒嬌是怎麼一回事?能不能勤勞點?

為什麼宇智波鼬一臉被打動的表情啊?大哥你沒吃藥?

「具體而言怎麼做?」宇智波鼬問道。

8月3日,15:00

開戰了。

「時間提早了八分鐘。」佐良娜說,雖然不知道影響究竟有多大,但是,總算打破了一些看似不變的定律。

「八分鐘啊,感覺離破關越來越近了。」到底為什麼一句話會改變了開戰時間?博人想不明白,也不再去想了。

另一方面,漩渦面具與卡卡西的小隊打得難分難捨。

阿飛玩得非常歡快,查克拉丸子、蟲蟲、狗狗鑽土機、以及笨蛋卡卡西的一臉無法理解敵人招數的樣子,阿飛覺得開心,以至於黑白絕從土裡鑽出來時,阿飛還沒打完全程。

「佐助贏了,宇智波鼬倒下了。」黑白絕說著,阿飛一邊穿過攻擊,尖聲說道:「真的假的?」,幾波攻擊過後,阿飛跳到了樹幹上,開啟寫輪眼,用沙啞的嗓音裝逼了一輪:「跟我預料的一樣。」

八分鐘可以做很多事。

例如它成功的延遲了漩渦面具到來的時間。

這個時間點水月和鬼鮫的過家家還沒結束。

以及,爭取到了宇智波鼬病發徹底回天乏術之前所獲得的救治。

第14次救援任務,pass。

===========================

我原本只想寫個可愛的小短篇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以及各位抱歉了,四章是完結不了的qwq

話說tag好難打啊,不知道怎麼打才合適

2016-10-08 /  标签 : 博佐佐良娜 24 2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