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坨團子有毒

強迫拆解1

前文戳「圍巾的軸線 1  2  3  4 」

原著向

注意,內容物有

1.佐良娜、止水、鼬、帶土、黑白絕

2.出軌、父子相爭、ooc

3.畫風突變神展開

4.請無視劇情bug

還有什麼雷點沒標到在下方留言

這是一篇十八歲博人穿越跟老爸搶佐助的故事,也是一篇試圖改變過去所有不幸的故事

=============================================

博人握著自己的脖頸,發現它漸漸消失了,終於要跳到下一個時空了嗎?他溫柔的撫著佐助的睡顏,那樣美麗又稚嫩的,像個孩子一樣的睡著。博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滿意,一切都不一樣了,他再也不是什麼漩渦鳴人的替代品,想想對於未來還有點小期待。

移到下一個時空的瞬間,直接迎來火辣辣的一巴掌。

「佐良娜?」

那個女人有著跟佐助十分相像的臉,憤怒的眼神兇猛銳利,氣場威風凜凜,帶著年輕人特有的無法收斂的鋒芒。

「你聽著,你找其他人廝混我管不著,我只知道這個時候的爸爸只有16歲,你真他媽的禽獸!」

「嘿!我是不知道妳為什麼會穿越過來,但妳這樣冤枉一個人對嗎?最好我跟妳爸有一腿!」博人摀著半邊臉,臭女人剛剛使用了查克啦了是吧?她剛剛用查克拉轟了他帥氣無比的右半邊臉是吧?好樣的!

「喔,所以兩年前那場酒會過後你當我瞎了?我爸都張開腿坐在你身上搖了,你說他把你當成我媽?我都不知道我媽這麼會玩!」

博人自知理虧,他低下頭來,整理一下自己衣衫不整的狼狽樣,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事後」樣子究竟有多糟糕,隨口嘟囔一句:「那妳來這裡做什麼?」

「拆散我爸媽。」

「看來我們目的一致。」

「哦?」佐良娜揚起眉:「原來是來拆散火影夫人和火影大人啊,我還以為你是專門來泡我爸的呢!」

能別說這麼欠扁的話嗎?

佐良娜推了一下眼鏡,把博人踹到椅子上坐,博人摀著屁股環顧四周,嗯,很舊的木造建築,很詭異的霉味、生鏽的各種家具、滋滋作響的查克拉火團,博人看了下隔壁房間,看起來裡面應該還有住一個人。

「我就直說了,你剛剛經歷了什麼?」

「蛤?」博人立刻臉紅。

「不是問你跟誰瞎玩!」

「我...。」

「鼬死了沒?」佐良娜壓低聲音問,博人不知道為什麼她這麼做。

「死了。」博人大聲回答,立刻被拍了腦袋。

「很好,這樣說吧,我卡了很久的關,就是宇智波鼬救援失敗那裡,我總共目睹他死了十二次。」佐良娜湊近了博人,持續放低音量:「在他死了第十二次的時候,我來到了這裡,遇到你了。」

「卡關是什麼?」

「你沒卡過關?」

博人用力點頭。

「呃,該怎麼說?」佐良娜推了一下眼鏡,掃了一眼隔壁的房間,稍微用寫輪眼判斷了下裡面的傢伙,應該睡了:「大蛇丸把我們傳送過來的時候動了一些手腳,有些事情我們必須按照他想要的完成時間才能繼續,否則我們會一直在同一個時空重複直到完成為止。」

「例如,我剛來到這裡的時候,被傳送到了南賀川的斷崖下方,大約五秒後一個捲毛從上面跳下來,我那時沒反應過來,眼鏡因為空間轉移所以歪了一邊,以為那只是坨毛,然後他就掉下來死掉了。」

「妳寫輪眼裝飾用的嗎!到底是怎麼把人看成毛的啊!宇智波列祖列宗會哭的!」

「聽我說完!」佐良娜作勢要打下去,博人下意識擋住右半邊臉頰,結果頭頂被轟了。

臭婆娘QwQ

「捲毛死掉以後,我就回到了捲毛跳崖的五秒前,這次我學乖了,立刻救下了捲....止水先生,結果他掙扎,差點被他殺掉之前我『又』回到了止水先生跳崖的五秒前。這次也打算救他,他又掙扎,自己掉下去死了。前前後後我總共救了他六次,第六次終於成功,現在他雙眼全盲,住隔壁。」

博人吞了一下口水:「所以妳現在卡在,救援宇智波鼬的部分?」

「沒錯,我需要你協助我。」佐良娜指著日曆上的日期:「現在我們都從未來回到鼬還沒死的過去,明天下午我帶你去他們決戰的地方,我們得想辦法救援,必須跟蘆薈和漩渦面具搶人,有任何問題嗎?」

「有,漩渦面具和蘆薈是什麼鬼?」

「遇到了就知道了。」佐良娜帥氣的轉過身,跟她老爸一個樣子中二又裝逼,在博人眼裡佐助這樣就是可愛,佐良娜這樣就是欠揍。

「嘿!」

「又怎麼了?」

「我們非得按照大蛇丸給的條件做不可嗎?我們要是拆散了爸媽,我們都會消失的。」然後老爸就和佐助幸福快樂的再一起,這樣一點都不好啊!

「大蛇丸有向我們保證我們和向日葵都不會消失吧?」

「妳居然相信他的人品!」

「小聲一點,不是人品的問題。」佐良娜說:「邏輯上要是我們消失,這一切都不會成立。」

她看見博人腦筋轉不過來的樣子,嘆一口氣:「例如,爸爸和火影最後再一起了,我們都不會出生,我們不出生就等於沒有人干擾過去,沒有人干擾過去爸和媽就會結婚,你爸你媽也會結婚,然後我們出生,我們被大蛇丸派來干擾過去,我們湊合了爸爸和火影,我們消失,就沒有人來干擾過去......這樣會無限輪迴的,你懂嗎?唯一打破這一切的,就是讓大蛇丸用黑科技把我們和向日葵造出來,成分不一樣但我們還保有記憶,反正我們不會消失。」

說的理直氣壯居然無言以對。

所以說佐助永遠也不是我的嗎?

博人垂下頭,嘴巴翹起來的樣子跟他老爸一個樣:「如果,我是說如果,我不打算湊合老爸他們,我們是不是永遠會被困在這裡?」

「我勸你不要這麼做,博人。」佐良娜純黑的虹膜裡透出些許腥紅:「我必須回到原本的世界,我還得回去當火影。」

那我呢?我和佐助呢?

博人踢了一張椅子發洩,聲音之響幾乎要把止水先生吵醒了。


翌日。

8月3日,15:08分,宇智波家族禁地。

「15:45會結束戰鬥,在那之前我們不能使用忍術插手,否則會被送回15:00的。」佐良娜和博人站在建築的圓頂上方,博人看著佐良娜手上品味詭異的錶,忍不住吐槽:「你怎麼知道上面的時間一定是正確的?它跟著我們穿越來穿越去根本不準好嗎?」

「這是今天早上我請止水先生買的,至少目前能用。」佐良娜拉著博人沿著邊緣走,藏入樹林裡:「蘆薈在觀戰,他看不到我們,我們必須隱藏氣息。」

「救援行動怎麼不帶止水玩呢?」

「我試過,結果時間卡在跟他解釋來龍去脈的五分鐘之內不斷輪迴,我總共解釋了8次。」

「......辛苦妳了。」

兩兄弟的戰爭天崩地裂,簡直把族地破壞的亂七八糟

還有12分鐘。

須佐劈哩啪啦沿著骨骼建構而起,白色大蛇從佐助變異的身軀中迸出。

還有5分鐘。

宇智波鼬燃著須佐的查克拉逼近,佐助無處可逃。

剩1分鐘。

血染的雙指輕點佐助的額頭,鼬失去了支撐自己的力氣,撞上了牆,倒了下來。

佐助傷重,失去意識。

「上!」佐良娜一聲令下,博人開啟白眼,丟了螺旋丸出去,打中了漩渦面具,應該吧,怎麼看起來毫髮無傷?

「都別動,你需要他吧?」佐良娜抓住了佐助,用苦無抵住佐助的脖子,漩渦面具轉過頭來,穿過博人走向佐良娜。

「怎麼回事!」蘆薈的反應很明顯看不到博人和佐良娜。博人扛起了宇智波鼬,在蘆薈的視覺效果裡面就是宇智波鼬自己飛起來跑了。

另一方面佐良娜帶著佐助與漩渦面具惡戰,漩渦面具很快就看出了佐良娜根本無法殺死佐助,肆無忌憚地放招。

天照之火沿著四周熊熊燃起。

博人揹著尚有餘氣的宇智波鼬逃跑時,覺得喉間一緊,前面的經驗告訴自己又要穿越了!他轉過身,大吼著佐良娜的名字,發現佐良娜早就消失,漩渦面具朝自己衝過來,還放了具有攻擊性的黑色球體......。


痛!


博人腹部火辣辣地疼,他努力回過神來,摀著肚子站在一個熟悉又陌生的房間裡。

附近躺著一只怎麼看才剛死的披散著長髮的怪異蛇頭,詭異的血腥味像極了乾涸的腐屍。

「居然還在呀。」熟悉的聲音自身後響起,博人轉過身,看見身上乾淨地不帶任何一滴血的師傅。

淡藍色的千鳥閃閃發亮。


我在哪裡啊?為什麼啊?

說好的會回到8月3日15:00分呢 QAQ

=========================

我一直猶豫要不要將標題改成「圍巾的軸線5」

不過從這裡開始跟前面篇章完全不同,嗯嗯,標題的決定好難啊

如果沒意外的話四章完結

2016-10-06 /  标签 : 鳴佐博佐 47 4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