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坨團子有毒

圍巾的軸線3

好基友說有虐可是人家不知道虐點在哪裡(´・ω・`)

有OOC

有雷

涉及出軌、父子相爭、師生戀、鼬神之死慎入

還有什麼雷點我沒注意到的可以在留言提醒我

(港覺的這個題材好容易引起起爭議嗷,在寫的時候沒意識到

這是一個穿越時空遇見少年時期老爸和老師之修羅場的故事


========================

「這種技術雖然能讓你毫無風險的完成一趟時空旅行,但時間軸會隨意跳躍,而且你在該空間的形體還會不穩定。」

「那就算了。」聽起來真不靠譜。

「等。」大蛇丸抓著博人的肩不讓他跑,舌頭黏呼呼的興奮地都快滑出來了:「你不是想改變嗎?」

「我家裡的事輪得到你來干涉?」

 「不,不是家務事。」他搖搖頭,從懷你掏出一個精密機械的球體,上頭閃爍著淺藍色的螢光:「好好的考慮你的母親吧。」

 

 

 

錯誤的織品要是不從頭拆卸的話,硬織下去還是會崩解。

 

無論後半段多麼的完美無瑕。

 

他想起了某年冬天,母親心不在焉地說著,她不再像往年那樣織東西時認真而不發一語。紅色的織線從手中流淌下來像是母親的鮮血一樣,年復一年重複著生命的消耗,每織完一條像用盡全力似的。

哪那麼麻煩,哪裡錯了就把它綁起來就行了啊。

母親擱下織針,憤怒地甩了博人一巴掌。

 

博人右臉頰火辣辣地疼,幾乎快暈過去時還下意識去摸臉頰上的那顆未成熟的青春痘,啊,千萬不要被打下來呀,他養了它好久的。

回過神來,他摀著右臉站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附近躺著一只披散著長髮的怪異蛇頭,鮮血四濺出非自然的血腥味,博人想起了死去已久的屍體乾涸的腐爛味道。

 

這具屍體怎麼看才剛死。

 

「居然還在呀。」熟悉的聲音自身後響起,博人意識到自己跳過了一些時間,他轉過身,看見身上乾淨地不帶任何一滴血的老師。

「我…你聽我說。」老師殺人了,殺了疑似大蛇丸怪物,這樣的畫面讓他想起了十分關鍵的史實,只是這個時間點不知道發生了沒有:「有一個人,你千萬不能殺他。」

佐助皺起眉。

「就是宇智波鼬!你千萬不能──」一道淒厲的千鳥掃過去,博人快速閃過,俐落的切線在視野中留下殘影。他已經習慣了老師在出招前下意識的小動作,要格擋還是躲避都難不倒他。

「一個一個都這樣,自以為是。」佐助看起來冷酷依舊,但攻擊的節奏明顯紊亂。

「不是的,他會屠族是因為──」聲帶在瞬間撕出劇烈的痠痛,他下意識握住喉嚨處。

 

空的。

 

博人的身體由喉嚨處開始消失,他盡力吼著幾個關鍵字,屠殺是任務、高層命令、守護木葉、宇智波意圖奪權。幾乎發不出聲音,千鳥蓋住了許多關鍵的詞彙,他做出了非常明顯的口型,可惜佐助能看透許多事物的血輪眼被仇恨所蒙蔽,他看不到,他無法去靜下心來看。


我拜託你不要去殺他!

 

============來自火影345=============== 

 

 

這裡是酒吧?

早就知道不要相信什麼黑科技了。

博人找了角落坐下來,零星幾個酒客從他的身子穿越過去,嚷嚷著宇智波鼬被殺死的傳言。博人覺得喉間一緊,有些口乾舌燥,他試圖伸手碰前方的水杯,發現能把它拿起,意識到這樣做會嚇到人之後又把它放下,放下時看見自己的雙手在顫抖。

「…吊車尾的。」

博人抬頭。

酒精後勁與本身情緒的交融讓佐助的臉頰呈現迷人的緋紅色。他在哭,自博人認識老師以來幾乎沒看過這樣的表情。

唯一一次看到是老爸與母親一起出席重要場合的酒會,老師罕見地也在場,似乎剛完成重要任務回來的樣子,一副卸下重任後鬆懈無比的表情喝地銘丁大醉,櫻阿姨和老爸他們都走不開,叫在場地博人負責把他扛回去。

博人不滿地努起嘴,他想等最後一道甜點來再走。

那時老師用冰涼的手心蓋住了博人嘟起的唇,整個人湊近,醉了酒的老師也很好看,皮膚透出嫩嫩的紅色,漆黑的虹膜裡映照出博人呆呆的表情。

吶,吊車尾的。

吊車尾的。

吊車尾的。

吊車尾的。

酒氣噴灑在博人稚嫩的耳尖,麻麻癢癢,博人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下有了生/理反應,他連忙用長袍把尷尬的地方遮住。

老師,我是博人。

 

喔,博人啊。

 

佐助歪著頭,虹膜漆黑而空洞,原有的溫柔消失了。他楞楞看著他,懵懵懂懂之間意識到自己可能傷害了老師,猶豫半晌,直接抱了上去。

 

老師,你醉了,我帶你回去。

好,我跟你回去。

我跟你回去。

再也不離村了。

 

吊車尾的。

 

 

十六歲的佐助倒在博人的懷裡喃喃自語,他看著博人,眼神參雜著淚水十分晶亮,像是個不按世事的孩子:「吊車尾的,你說說,為什麼我不能殺鼬?」

 

博人吞了一下口水,他很難跟他解釋。

「我啊,不能跟你回去了。」

「沒關係,不回去也沒關係的。」博人拍著他的背,像安撫向日葵那般輕柔。

 

佐助終於嗚咽了起來。

 

如果…沒發生那些事的話,我或許,還能像以前那樣…跟你們相處,不是你們的錯,我知道…可是、就是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

沒關係的,真的沒關係。

你不問我為什麼嗎?我讓你、追逐了這麼久…浪費了你這麼多時間。我以為…殺了鼬之後就能…就能了結一切…。

都沒關係的。

是我不好…讓你失望了。

沒關係。

我不配做你的朋友。

不,我們還是朋友。

不要、我…不是…。

 

看見佐助對著空無一人的地方發瘋,整個人倚黏在座位上,其他人的視線若有似無的飄過來了。水月、重吾連忙過去把人架起,香磷匆匆付了錢把人扛出去。博人擔憂的跟在後面,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還在,他還能在這個時空待一些時間。

 

 

=========毒團子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

 

都別哭,鼬沒死,胖助不知道。

「不,我們還是朋友。」博人你這個熊孩子,專業黑老爸一百年(´・ω・`)


2016-09-27 /  标签 : 鸣佐博佐 50 10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