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坨團子有毒

圍巾的軸線1

潛水許久

鼓起勇氣的LOFTER首發(好緊張呀

有OOC

有雷

不甘心700話後的情節,個人覺得這不是火影故事裡最圓滿的結局

雛田、櫻出現,涉及出軌情節慎入(不要跟我談正常三觀,受不了的孩紙不要進來qwq

這是一個穿越時空遇見少年時期老爸和老師之修羅場的故事

不知道有沒有人寫過這個梗

HE(應該吧

 ======================================

 

漩渦博人是個幸福的官二代。

 

只有外界是這樣認為的。

 

所以當巳月再度用「七代火影之子、四代火影之孫」來調侃他時,跟他搭檔了六年的博人也有些受不了,掀了桌留下一地的漢堡可樂薯條、一臉朦逼的佐良娜、和笑得滿面春風的巳月。

 

漩渦博人是個品行不良的官二代。

 

外界如是謠傳。

 

溫柔婉約的母親難得的慍怒不知何時頻繁了起來,博人若有似無的閃躲著;冷酷而嚴謹的老師莫名的開始柔軟下來,博人注意到他若有似無的閃躲著老爸;而向來陌生的老爸依舊閃躲著博人。

 

這個世界以畸形的角度繼續運轉。

 

博人想起自某年向日葵的生日會之後,一向乖巧的向日葵開始頻繁的在外頭夜不歸宿。連動著母親壓抑多年未爆的情緒,掛在臉上僵硬而完美的笑容終於像個散架的傀儡娃娃一樣崩塌。凌晨三點,他聽到了母親躲在廚房裡歇斯底里的哭聲,在房裡的他想過去抱一抱母親,卻又覺得這時候必須留給她最後一點尊嚴而裹足不前。

 

16歲那年,他鼓起勇氣向佐助討論這件事時,只換來一句你們的家務事我不好插手。

 

說的好像跟你沒關係似的。

 

你知道老爸在戰鬥時第一個保護的是你而不是母親嗎?你知道你跟老爸相處的時間換算下來比家裡任何一個人還長嗎?你知道老爸看你的眼神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不對勁了嗎?你知道母親都知道了嗎?你知道我都知道了嗎?你知道我都知道了我對你還是...

 

積纂在心裡得一推問題最後一句也沒能吐出來,博人已經接近成年,漸漸有了大人的樣子,連話題都圓滑地自行轉移。

 

吶,老師要不要看看我新開發的螺旋丸?

 

這樣乖巧懂事的博人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只會出現在宇智波佐助面前了。佐助發現博人會刻意提起這類話題又刻意避開的時候,驚覺他的女兒也幾乎是這副德行,介在小鬼與成人之間敏感的年齡總會洞悉許多事情。例如,佐良娜不再逼問他與鳴人之間說不清道不處的關係,又例如,佐良娜不再糾結其他女人莫名其妙出現在母親的房間裡。

 

這也能叫新螺旋丸?這些你老爸都玩過了。

 

還有什麼是我老爸沒玩過的?

 

佐助別開臉,沒有回應。

 

博人以責備的眼光看過來,他終於知道連老師也是這麼閃躲著。所有人一同以莫名其妙的態度隱瞞著以維持世界繼續運轉。沒有人願意戳破,沒有人願意打破平衡,深怕一個不小心將周遭的傢伙平日努力維持起來的情誼炸地分崩離析。

 



莫名其妙地18歲了。

 

博人沒出現在自己的生日會。

 

日向雛田靜靜地看著蛋糕,一旁是丈夫的影分身,對面坐著向日葵,「哥再不來我要走了。」她不耐地說。母親瞬間銳利的眼神似乎在責備著什麼,鳴人握住雛田的手,示意她不要責怪女兒:「在等一下吧我說。」

 

 

博人在木葉村附近的林子裡晃盪,他完全忘記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腦中只有在速食店翻桌之事絕對上了新聞,到時候回家免不了老爸老媽的責罵,想著想著索性就不回去了,爸媽要是問起就說修練忘了時間。

 

況且他沒說謊,他真的在修練。

 

「在煩惱些什麼呢?」一刃苦無銳利的劃過,博人下意識轉身閃躲,卻被不明物體抓個正著。

 

「你是誰?」說出這句話之後博人才意識到眼前的物體就是巳月他老媽大蛇丸,聽說是個危險的傢伙。

 

「你看起來很煩惱的樣子呢,呵呵。」

 

「沒你的事。」這個笑容讓博人想起幾年前提供他科學忍具的怪叔叔。

 

大蛇丸咧開嘴,笑得比巳月還來的毛骨悚然:「我就不賣關子了,你渴望科技嗎,少年?」

 

==============================

來,都來,黑科技大法好><

2016-09-22 /  标签 : 鳴佐博佐 82 14  
 
评论(14)
热度(82)